比特币链上活动大幅下降,加密资产市场真熊还是假熊?

注;原文作者是glassnode数据分析师CHECKMATE。

比特币市场在价格走势、链上交易以及价值结算需求方面都经历了相对平静的一周,币价方面,BTC在39,242 美元的高点和 34,942 美元的周低点之间窄幅波动。

与此同时,比特币和以太坊协议活跃用户的链上活动、结算量和交易费用已回落至 2020 年和 2021 年初观察到的水平。对于当前市场结构是看涨还是看跌,市场仍不确定,因此Mempool的拥堵状况已基本消除。

拥堵完全消除

牛市的一个特点是对链上交易、价值结算的需求不断增强,而最终结果是,活动、交易量以及优先权费用的飙升。这既是投资者需求增加的结果,也是长期持有者以更高的价格转移他们的币的动机。而在上周,链上需求增速明显放缓,一些链上指标出现了明显回落。

自2021年1月份以来,活跃比特币地址数量一直维持在每天约115万个的水平,这与2017年的峰值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这一水平仅仅维持了几天时间,并且活跃地址数在首次抛售期间暴跌超过33%,而当前的周期持续了5个月的链上活动峰值。

在最近的抛售中,比特币网络的活跃地址有所减少,比最近的高点下降了18%,目前降至94万个地址左右。这一降幅约为2017年降幅的一半,这表明尽管经济活动有所下降,但与上一个周期的宏观高点之后相比,仍存在更多的需求(或者可能还有更大的降幅……)。

活跃实体的数量也出现了类似的回落,指标从37.5万的高位值回落到25万左右。这再次与2017年末至2018年初观察到的值相符,因为随着BTC价格的下跌,参与者对该资产的兴趣减弱。

“实体”和“地址”之间的关键区别在于,我们使用聚类算法来确定单个实体(如交易所、矿工)何时可能拥有多个地址,从而提供独立“用户”的更准确视图。

过去两周,比特币网络结算的转账总额(以美元计)大幅回落了65%,调整后的转帐量从430多亿美元/天降至150亿美元/天。同样的,2017年牛转熊后大约3个月的时间里,链上结算量下降了80%。

并非只有比特币的链上活动下滑了,以太坊网络的转账量在过去两周下降了60%以上,相比之下,2018年的降幅更为极端(达到了-95%),然而,这种需求的下降只是暂时的,还是未来会继续存在这种趋势?目前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观察。

随着对链上交易的需求下降,两大网络支付的平均交易费用也都减少了。在4-5月份的时候,两大网络的平均交易费用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短期峰值均超过了60美元。而目前,这两个网络的平均交易费用已恢复至2020年中期的水平,约为3.5-4.5美元。

从几乎所有的链上活动指标来看,最近一个月出现了历史性的大幅下滑,交易和结算需求都在下降。

供应动态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共有16.07万 BTC从非流动状态重新投入到流动供应中,对节点而言,重要的是,自 2020 年 3 月以来,这16.07万BTC仅占从流动性到非流动性的供应量的22%,这意味着,在过去14个月内,有74.4万BTC被提取到冷存储(或等效存储方式),尽管最近出现了这种价格波动,但其中78%的BTC仍然没有被动用。

整个 5 月,非零 BTC 余额的地址总数有所下降,总共减少了大约120 万个地址,与下降60%以上的交易需求和其他活动指标不同,非零地址的下降仅比峰值时下降了3%。相比之下,2017 年的峰值时,当时有近四分之一的地址花费了他们的币,这次的下降比例可以说是相对较小的。

这确实表明,部分市场参与者正花费其地址中全部的余额,这表明这部分市场参与者的信念已经发生了转变。

我们可以比较两个版本的花费输出利润率(SOPR)指标,可以看到的是,大多数花费币的人要么是(a)亏损割肉,要么是(b)由短期持有者花费的。

  1. SOPR 值表示市场实现的利润(>1.0) 或损失 (<1.0) 的大小。更大的波峰/波谷意味着实现的利润/亏损更大。
  2. aSOPR变量值考虑了整个市场,它通过过滤掉生命周期<1小时的无经济意义的交易来改善信号。
  3. STH-SOPR变量值仅过滤使用时间小于 155 天的币,以捕获市场新进入者,并过滤掉长期持有者。

下图比较了 aSOPR与 STH-SOPR。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两者都低于 1.0,因此这段期间花费币的人总体是割肉亏损的。但请注意,STH-SOPR 远低于 aSOPR,这表明新进入者的损失幅度远远大于市场平均水平。aSOPR 指标接近 1.0,表明任何实现利润的长期持有者或多或少被短期持有者实现的亏损所抵消。

与此同时,长期持有者 (LTH)持有的供应量开始加速上升(LTH状态的阈值是UTXO休眠达155天)。因此,下一张图表主要描述的是那些在2020年末到2021年1月3日期间购买BTC,且尚未花费其BTC的投资者。

经过一段时间的币分发之后(比特币市场价从1万美元上涨至6.4万美元),LTH供应的净变化现在呈稳定上升趋势(HODL行为)。再一次,我们可以看到这类似于 2017 牛市末和 2018 年初的熊市。在这个拐点上,长期持有者停止花费,开始重新累积,并持有被认为是便宜的币。

目前,长期持有者地址拥有了1090万 BTC,占流通供应量的58%以上。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值与2017年的峰值相比,要高出了230多万BTC。

这确实突出了一个直观的现实:更高的币价需要更多的资本流入来维持牛市趋势。

链上DeFi活动减少

链上活动的减少自然不仅仅是比特币和以太坊,上个月,COMP、AAVE、UNI 和 YFI 代币的总链上活动,例如转移计数(顶部)和转移的美元价值(底部)都显著下降了。这些指标是简单的,但相当有效,其可以作为衡量大众投资者情绪的有效指标,并且可以很好地反映价格趋势。

最后,我们可以看到 Uniswap 的每日交易量自 5 月中旬达到峰值以来下降了28%,这表明市场对代币的需求在下降。Uniswap 的每日交易数已恢复到自2020 年 9 月在“DeFi 夏季”期间保持的约 16 万笔交易/天的长期基准。

比特币突破4万美元,衍生品指标显示专业交易员尚未看多

有时候,比特币抽升10%只需要像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这类人物的一句正面评论。

5月12日,在特斯拉宣布出于环保考虑,将不再接受比特币支付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被认为是近期经济下滑的罪魁祸首。马斯克随后表示,他正在研究其他能源消耗减少99%的加密货币。

6月13日,随着马斯克向公众保证特斯拉不会出售任何额外的比特币,情况发生了逆转。该帖子还表示,只要其比特币挖矿依靠至少50%的清洁能源,这家电动汽车生产商将恢复接受BTC付款。

在熊市中,顶级交易员行事谨慎

当散户投资者和算法交易机器人在看涨或看跌的信号和消息出现时立即行动起来,但是顶级交易员往往会更加谨慎行事。那些在加密货币市场待了很长时间的人都知道,利好消息最终可能会在熊市中被忽视或被严重低估。

另一方面,在牛市期间,即使是潜在的负面消息似乎也几乎没有影响。例如,2020年9月26日,Kucoin被黑客入侵,损失了价值1.5 亿美元的加密资产。在接下来的一周,即10月1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指控BitMEX运营未经注册的交易平台并违反反洗钱规定。

据报道,两周后,警方询问了OKEx的创始人,迫使该交易所暂停了加密货币的提款。如果这一系列负面消息发生在比特币持平或处于熊市阶段,比特币价格无疑会在熊市中停滞不前。

2020年9月,Coinbase的比特币价格(以美元计)资料来源:TradingView

然而,如上图所示,比特币在2020年9月底和10月几乎没有受到任何负面影响。相反,事实上,到2020年11月底,比特币在两个月内上涨了74%。这就是顶级交易员在熊市期间往往会忽略正面消息的主要原因,反之亦然。

3个月期期货溢价为中性

期货合约卖家通常会要求对常规现货交易所的价格溢价。这种情况并不仅限于加密货币市场,在每个衍生品市场都会发生,因为除了交易所流动性风险外,卖方还会推迟结算,这将导致价格上涨。

在健康的市场中,3个月期期货溢价(基础利率)的年化溢价通常为5%至15%。当期货价格低于常规现货交易价格时,这意味着短期看跌情绪。

火币3个月的比特币期货基础。来源:Skew

如上图所示,自5月20日以来,期货基础一直低于11%,并且在测试5%时多次进入看跌区域。当前水平表明顶级交易员持中立立场。

期权偏移不再是恐惧的信号

25%的delta skew指标是一种期权定价风险指标,提供了可靠的、即时的“恐惧和贪婪 ”分析。该指标将类似的看涨(买入)和看跌(卖出)期权并列进行比较。当保护性看跌期权溢价高于类似风险的看涨期权时,价格将转为正值。当做市商看涨时,情况正好相反,这导致25%的delta skew指标进入负值范围,这通常被解释为“贪婪”。

Deribit比特币期权25% delta skew指标。来源:laevitas.ch

上图证实了包括套利者和市场做市商在内的顶级交易员,目前对比特币价格感到不安,因为中性至看跌的看跌期权溢价更高。不过,目前7%的正偏态(positive skew)远低于5月下旬出现的20%的“夸张恐惧”。

衍生品市场显示,没有证据表明顶级交易员对最近4万美元的涨幅感到兴奋。从好的方面看,杠杆买家仍有增加头寸的空间。更强劲的上涨通常发生在投资者最不期待的时候,而目前的情况似乎是一个完美的例子。

观点 | 2020年的比特币“泡沫”,何时会破?

本文来源:律动BlockBeats,原题《观点:我们正身处「牛市」的哪一个阶段?》(《 Bitcoin Bubble 2020 – When’s It Gonna Burst? 》)

作者:Dr. Julian Hosp,Hackernoon

翻译:0x33

在最近几周和几天里,加密市场再次爆发,比特币以市值创历史新高,回到 2017 年底的水平。但是我们都知道 2017 年之后不久发生了什么… 比特币在那次泡沫破裂之后的几年里都处在低迷期,未能恢复。

所以我们现在难免会提出一个疑问:我们是再次陷入了像 2017 年一样的泡沫,还是这一次比特币会永远爆发?

在本文中,我们将尝试尽可能合理和客观地解决这个问题。

2017 年发生了什么

2017 年初,比特币价格仍在 1000 美元左右波动。

随后的 10 个月里,比特币的价格一直在稳定的上下波动,2017 年 10 月左右比特币的价格一直稳定在 4000 美元到 5000 美元之间。突然,一瞬间某些事触发了多米诺效应:比特币在社交媒体上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随后就连主流媒体也开始报道比特币。

以下是2017年在谷歌上搜索「比特币」的人数趋势图

短短几周内,比特币突然家喻户晓,价格飙升至 2 万美元。随后 2018 年初,在比特币增长了 20 倍之后,比特币突然崩盘 (直到现在才复苏)。

那么比特币突然暴涨的原因是什么?

简而言之,就是难以置信的 FOMO 情绪 (害怕错过)。当时每个人都想迅速致富,想都不想就投资比特币,因为他们害怕失去,害怕成为失败者。

同样的事情会在 2020 年再次发生吗?

今天的市场形势与三年前大不相同。当然相同的是,我们又一次处于历史高点,很少甚至没有地址是还处在亏损的情况下。

然而实际情况是,散户 (私人投资者) 似乎对这一波行情并没有什么反应,或者说反应远不及 2017 年那么激烈。 甚至在 2020 年夏天那会,人们对比特币的普遍兴趣都高于目前的情况。现在大家这个兴趣程度甚至还没有接近 2017 年底的价值。

难道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牛市到了吗…这应该不会,那么合理的解释可能就是:大多数人没有从这波上涨中获得令人欣喜的收益。  

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和市场的信息集合来看,目前流入的资金主要来自拥有大量资金的机构投资者,他们已经将比特币作为资产纳入了自己的投资组合。总的来说,比特币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接受,甚至是机构和很多大公司。

例如,PayPal 最近才将比特币集成到自己的系统中,现在允许在美国用比特币进行买卖和交易,并计划很快在全球范围内推出这项功能。

这就导致这波大行情更像是机构的狂欢,散户和个人投资者多半是在旁观他们的快乐。不同于2017年的盛况,这次的牛市来临之后,我们发现身边的亲朋好友鲜少询问关于比特币或加密市场的事情,而主流媒体也并未大篇幅的报道此事……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这实际上是一件非常利好的事情。

律动注:当然没有引起大规模注意的原因很多,有可能是因为今年全球经济形势均有较大变化,股市或黄金市场同样出现了大波动,吸引了更多传统市场投资者和媒体目光。

从整个市场情况来看,现在的加密市场更像是 2017 年初,而不是 2017 年末……

那么,现在投资比特币有意义吗?

在投资上,投资额度上有两种行为是错误的:投入 0% 的资金和 100% 的资金。

·一旦完全的 FOMO 形成,你恐慌地把你所有的钱都投入到比特币中,肯定不是一个好主意。

·不过,在比特币上一分钱不投资似乎也不是一个好事情。越来越多的专业投资者已经认识到这一点,选择将资产配置一部分在比特币上。正如前面提到的,这实际上是当前价格上涨的主要驱动因素。

五牛齐聚:五大基本面助推比特币2021再创新高

来源:彩云区块链,作者:jiangwei501

最近半个月,比特币破4万之后,走出了一波回调行情,市场情绪开始浮躁,利空消息不断,甚至谣言四起。作为一名沉浮币圈多年的老韭菜,我谈谈自己的拙见。

我们都知道,看一个币的趋势,短期看成交量和资金流向偏好,中期看供需关系,货币政策等基本面,长期则看核心价值。短期来看,近期的情况是资金更青睐以太坊以及其他主流币,加上年底套现流出资金较多,比特币暂受冷落,这是事实。长期来看,过去十几年的暴涨已经充分证明了比特币的核心价值,其在价值储存上得天独厚的天然优势,是其他任何传统资产所无法比拟的,用数字黄金来形容也不为过。

那么今天我要重点说说中期的利好,也就是今天的主题,从五大基本面来谈谈比特币在现阶段出现的新特点,正是这些新特点,共同构成了未来几年比特币发展的基本面,也成为2021年延续辉煌,再创新高的坚强基石。

第一牛:愈演愈烈的机构牛

过去一年多以来,以灰度为首的主流投资机构大幅增持比特币,机构投资者通过灰度信托持续大量买入比特币,构成了2020年到现在的牛市主基调,这些机构投资者通过灰度信托持续购入比特币,而灰度的信托设计使得其无法对BTC现货市场形成抛压,其持仓规划更偏向于长期持有,相当于变相锁仓,为比特币注入了强大的上行动力,为市场稳固筑底,将比特币推向一个又一个新的高点。2020只是比特币机构牛元年,灰度信托独享红利,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争相加入这场争夺战,2021或将成为机构牛大举爆发之年。

第二牛:四年一度的周期性减半牛

从供给上看,比特币在去年5月份完成了第三次区块奖励减半,而通过对从2010—2020这10年周期的长期走势分析可以发现一个基本规律,每一轮减半事件都会催化出下一轮牛市,无论这二者之间的内在逻辑关联究竟是怎样的,其对牛市的潜在助推作用都是不可小觑的。

第三牛:热情空前高涨的散户牛

2020年11月,美国支付巨头PayPal宣布美国所有账户持有者都将能够通过其平台购买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备受全球亿万用户追捧,开启了“全民持币,全民炒币”的全新时代。随着近几个月比特币币价大涨,曝光度大增,散户们也在争先恐后地跑步进场,每天新增数万个有效钱包地址,屡创历史新高。

第四牛:鲸鱼屯币带来的流动性紧缩牛

存储在交易所中的比特币数量逐渐减少,而BTC鲸鱼的数量却不断增加。截止1月11日,比特币“鲸鱼实体”(持仓数量1000个BTC以上的的钱包地址)的数量上升至2140人的新高。而鲸鱼数量被证明与加密货币币价呈高度正相关性。

统计学家Willy Woo也表示,近期市场买入比特币是由长期持有者推动的。当更多资产从活跃交易者转移到长期持有者手中时,市场将看涨。

随着巨鲸的大举买入,以及机构投资者跑步进场,比特币流动性紧缩会日益加剧,直接影响比特币市场供求关系,从而推动币价继续上涨。

第五牛:全球货币大放水带来的放水牛

在疫情影响下,全球各国急需放水以提振经济,而此次全球央行放水规模之大也是空前的,目前总量已超过210万亿元,全球大放水的背景下,黄金涨,股票涨,大宗商品涨,比特币涨,而比特币作为对抗通胀的最佳工具,成为这次大放水中炙手可热的资产。所谓水涨船高,处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之下,比特币未来几年的走势如何,相信各位看官心中已有结论。

数据显示最近一次上涨由散户推动,我们刚进入牛市中期

这周我们给大家安排了一个非常详细的市场复盘。我们将通过对比特币市场的结构进行微观和宏观的分析,再结合一些独特的见解,来判断我们现在到底处于牛市的哪个阶段。

我们将尝试通过数据引导大家了解比特币个新兴资产类别的价格发现区,因为现阶段这个资产类别已经成为了全世界的关注焦点。

首先,我们将简要介绍过去几周的一些观察以及当前所处的震荡筑底阶段,然后再深入讨论我们现在处在牛市的哪个阶段。

比特币最近一次上涨到5.8万美元是由散户推动的

让我们从最近一次的上涨开始,它主要是由散户购买引起的。

为了验证这一观点,我们分析了主要交易所的登录和注册趋势。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下图),从注册用户的数量来看,比特币市场前两次资金流入(图中1和2的位置)主要来自大型鲸鱼用户和机构,而自1月初以来第三次价格上涨的动力则来自散户,因为在这一短时间币安的新注册用户数比Coinbase多5倍

交易所的登录数与比特币价格
交易所的注册数与比特币价格

此外,我们通过比较两家最大的交易所Coinbase和币安可以清楚地看到,币安的比特币持有量自2020年3月以来净增加了38%,并在2021年初进一步加速上涨。

由于所有交易所的比特币总供应量下降了近80万枚,因此从整体来看,币安现货中的比特币数量对于市场的影响就变得更加重要

币安和Coinbase的比特币流入流出情况

另一方面,随着现货价格的上涨,机构投资者对比特币现货的需求似乎已经趋平。目前,灰度已经减缓了他们积累比特币的速度,本周,他们的比特币溢价还曾一度跌至负值。

灰度的比特币持仓量(蓝色)、灰度的溢价(绿色)以及比特币价格(灰色)

与2020年早期和中期的交易峰值相比,2021年比特币场外交易(OTC)的总量也趋于平稳。

OTC情况

尽管机构对现货需求有所下降,但他们总体上对比特币的兴趣并没有消失,因为他们只是转向使用带有杠杆的衍生品进行资产交易。

再加上散户交易量的增加,这些因素导致了2021年初的两次价格上涨,当时衍生品与现货交易量的比率已经接近1.2,这意味着比特币衍生品的交易量比现货交易量要更多。

期货/现货交易量

由于短期内杠杆率的快速拉升,市场多次暴跌清算了大量短期快速增多的多头。

期货市场多头被清算资金量

总体来看,自2020年12月中旬以来,散户似乎是本轮反弹的主要推动力,而机构则逢低买入,在上涨过程中创造了新的支撑位。

比特币短期内正在进行健康的震荡筑底

目前,比特币价格的短期震荡筑底确实是非常健康的,这大大增加了比特币价格上涨的机会。在FOMO(害怕错过)的氛围下,大部分新入场的韭菜都埋在了高位,并且没有人会愿意亏本出售。

过去一周,“SOPR”和“资金费率”等技术指标有机会冷静下来并重新设定,为下一轮的上涨腾出空间。

比特币期货永续利率

有趣的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价差在最近的盘整中也在重新调整,这是另一个很好的迹象,表明我们有更多的空间可以继续上涨。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价差(蓝色)

市场对未来几个月比特币价格的预期似乎相当高,因为随着投资者对未来更高价格的信心上升,期限利差进一步加速注入到期货的溢价当中。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期限利差(蓝色)

期权未平仓量可以进一步证明市场对比特币价格的较高预期。截至2月24日,有6000个在8 -10万区间的看涨期权。

这为比特币价格在未来几周的新一轮上涨奠定了基础,因为现货价格可能会由于gamma squeeze而开始加速上涨,就像我们在2020年12月看到的那样

流动性枯竭或成为币价上涨的重要推动力

现在,我们从结构角度进一步深入研究,Glassnode最有力的指标之一“流动性供应变化”图表显示,尽管比特币的价格一直上涨,但比特币的供应量却在进一步枯竭。

这种情况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从未发生过,它可能很快导致大规模的供应紧缩。

比特币的流动性供应变化

长期持有者对这次回调的担忧似乎没有上次比特币价格从4.2万美元跌至2.9万美元那么大,因为他们没有像1月份那样大幅减仓或获利回吐

比特币持有者的净仓位变化

越来越多的长期持有者似乎越来越相信现在还不是顶部,并开始将这次30%的调整与之前牛市周期的调整进行比较。

比特币从历史新高下跌(圆圈)

我们曾经谈到在这轮牛市周期中,比特币的供应从长期持有者向短期持有者转变的现象。

然而,这一轮牛市的短期持有者与2017年牛市的持有者有着根本上的不同。那些正在为长期购买比特币的机构,可能不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向市场释放大量的比特币。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看,一些新涌现的短期持有者也是长期持有者。

有些人会问,谁还可能在这么高的价格购买那么多的比特币呢,因此了解这些大公司是如何运作和管理风险的,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与直觉相反的是,对与绝大多数机构来说,4万美元的比特币比8000美元的比特币更有吸引力。

比特币短期持有者和长期持有者的持币量

现在,一些大公司也陆续入场了。本周三,另一家共同基金Stoneridge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申请,希望通过期货看跌期权和集合投资工具投资比特币。

我们现在处于牛市的哪个阶段?

现在事情变得有趣了。那么,从宏观结构的层面来看,我们现在处于牛市的什么位置呢?

比特币供应的大幅减少与需求增加的净效应导致其价格的上涨,这一点很好理解。自2020年3月以来,比特币的价格已经上涨了10倍,并将比特币的价格推到了万亿美元以上,这是前所未有的。而当你从“S2F模型”的角度来看,很明显我们目前的价格上涨有些过早。而从结构的层面上来看,本轮牛市的增长与2017年相比更接近于2013年。

目前这轮牛市的价格波动不像2013年那么极端,但它上涨的速度要明显快于2017年。但从“S2F模型”来看,以目前的速度,我们比计划提前了1-2周,这表明供应短缺效应和需求效应被市场低估了很多。

S2F模型

是谁或者说是什么加速了这种上涨趋势呢?要理解这一点,我们需要看看链上的币龄组成。我们需要看看比特币链上的短期行为(持有比特币24小时- 6个月)与长期持有者(持有比特币1-5年)有什么区别。

正如我们在“RC-HODL曲线”中所看到的那样, 短期比特币持有者在之前牛市顶部区间占据了主导地位。宏观上看,只要1个月或更短的比特币持有者开始占总数的60%以上,我们就接近周期中的顶部区间了。

比特币“RC-HODL曲线”

当仔细观察最近一个月或更短时间内波动的比特币时,我们能明显看到在主要宏观周期的中间和结尾部分,我们能看到红色区域三次摸顶的情况。虽然前几次牛市间结构略有不同,但每次牛市红色区域都有三次摸顶的情况出现。

比特币实际市值HODL曲线

要想理解上图中每个峰值的意义,我们需要计算币龄时间较老的比特币占实际市值的比例。我们能很明显的看到,在每轮牛市周期的末尾,一旦推动比特币价格上涨的链上大部分活动来自币龄较小的比特币时,届时所有币龄在6个月以上的比特币占总的实际市值的比例会降到6%以下。

这表明了一个结构性的极端情况,就像一个被拉伸到极限的橡皮筋,在没有回调的情况下这种情况是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的。我们目前处于20%的水平,这意味着在我们开始看到一些强劲的结构性阻力之前,比特币的价格仍有进一步上涨的空间。

比特币实际市值HODL曲线

我们如何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到达了疯狂的顶部区间,而不是在处于中场休息阶段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绕个小弯子,看看机会成本的机制。了解网络对当前价格的影响是很重要的。换句话说,当销毁的币天数多于创造的币天数时,这将导致市场参与者认为的机会成本,或持币直到明天的风险太高,因此他们就更愿意马上按现价进行抛售。这个概念体现在在“储备风险度量”中,它可以以可视化的形式让你看到整个市场的机会成本比率。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只要这个指标超过0.02,就意味着价格区域是不可持续的。与2017年相比,我们现在已经走过了本轮牛市的一半,与2013年相比已经走过了三分之一。

比特币:储备风险

我们需要参考市场心理来进一步了解什么时候牛市会到达顶部区域。我们这里想让大家重点理解人类的贪婪和恐惧是如何成为驱动行为的主要力量的。

这个概念很好的体现在了“aSOPR指标”中。在牛市中,大多数市场参与者不会在低于他们买入价(由1线表示)的情况下卖出,因为他们预期未来会有更高的价格。只有当对损失的恐惧悄然而至时,市场参与者才会开始无视未来的预期,甚至是短期的损失,转而抛售退场。只有到了这个时候,牛市才算真正结束,从数据上看,一旦aSOPR开始达到1.3到1.4,我们就可以大致确认牛市到达顶部区间了,这一现象在所有历史上的比特币牛市周期中都是可证实的。

那么,当前的牛市周期更像是2013年还是2017年呢?

从结构层面上看,我们认为目前处于介于13年和17年牛市的中间水平,未来12个月将出现上面两个周期的特征。很明显,我们的技术和结构指标显示,在次轮牛市开始触及2020/2021年牛市第一阶段的顶部极限之前,至少还会有一次上涨。

朝鲜到底有多少枚比特币?

本文来源:X博士

作者:自由战士

在中国东北的图们市,图们江的对岸就是朝鲜。

大多数人对于朝鲜的印象,可能只停留在家里亲朋好友口中的朝鲜旅游经历,以及网络上的只言片语。

但是朝鲜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却拥有着你无法想象的比特币数量。

2018年,有一个发表在BitcoinNEWS上的文章中,一位效力于美国安全局(NSA)的前专员尼古拉·马克认为朝鲜政府非法获取了至少11000枚比特币。

·朝鲜与比特币,毫无关联的两件事

2017年,一枚比特币的最高价格在1.7万美金左右,11000乘1.7万约为1亿8千万美金;2021年,比特币最高价格为5.8万美金一枚,朝鲜手中的11000枚比特币放到如今差不多得6亿美金。而根据美国国务院估算,朝鲜2018年的GDP在320亿美元左右。

等于说,朝鲜明面上的比特币产业,贡献了朝鲜2%的经济,这还不计算到神秘的拉撒路组织所窃取的数量。

朝鲜哪来的那么多比特币?

按照正常逻辑,比特币的获取方法,就一个字——“挖”

但是要知道,比特币的开采,需要大量的显卡算力、电力供应。

这里可以参考下内蒙古的包头比特币矿场,靠挖矿的算力散热,直接让周围环境四季如春。

而根据Nightearth的卫星照片显示,平壤的电力主要集中在首都平壤区域。

而根据《北韩能源统计》,截至2014年,朝鲜的发电量只有216亿度,想要用来挖矿,只能倾全国之电力。

而同宗同源的韩国,虽然是个能源资源贫乏的国家,但在2014年,韩国就已经拥有了23座核电厂。

所以,很多人认为朝鲜是一个电力欠发达的国家,比特币开采近乎是——

那么朝鲜获取比特币的办法,只剩下一种——

朝鲜,正在用黑客技术从网络上窃取比特币,这不是我乱说。

根据国际危机组织(ICG)调查,指出“朝鲜的黑客们有一个统一的组织”

而早在2013年,美国国防部出台了一份名为《涉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军事和安全事态发展》的文件。

这份文件揭露了一个名为军事侦察总局(RGB)的部门,而其中下属的“121局”是一个以网络战为主的机构。

在这个神秘的“121局”之下,有着以拉撒路“Lazarus”为主的数个庞大黑客组织,专门负责通过黑客技术窃取比特币、军事情报。

在2020年7月,美国陆军总部则是公开了一份长达300页的报告。

在这份报告中,美国陆军认为,隶属于121局的朝鲜黑客多达6000人。

而其中,比较有名的一个黑客组织是一直被美国点名的“拉撒路”,但是美国并没有侦查到这个组织里的具体人数,目前只知道,“拉撒路”主要是通过网络制造混乱,攻击相关的网络,窃取资料。

121局中除了“拉撒路”以外,还有一个名为“BlueNorOff”的网络金融诈骗小组,大约有1700人负责网络金融诈骗。

就在2020年的12月8日,美国拜登政府发布了一封起诉文件,分别指控了三名朝鲜黑客。

司法部助理检察长约翰·德默斯(John Demers)在一份声明中说:“朝鲜的特工使用的不是枪支,而是键盘,他们是世界上最大的银行抢劫犯。”

而FBI更是在其官网上,发布了这三名朝鲜籍黑客的通缉令。

这三人企图通过使用类似电子邮件的方式钓鱼入侵加密货币应用程序,以此窃取了一共13亿美元。

其中,三人之一的朴金赫(Park Jin Hyok)就曾入侵索尼、制造WannaCry勒索软件以及2016年盗窃孟加拉国中央银行的8100万美元。

因此,美国不仅仅将朝鲜核问题当作威胁,如今在网路上,朝鲜的黑客技术也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威胁。

或许有人十分不解,为什么朝鲜看似科技落后,但是能够在网路上威胁到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

朝鲜黑客们之所以肆无忌惮的偷比特币、攻击银行系统、窃取机密文件;这里不得不提到另一个故事。

看似落后的朝鲜,其实十分重视区块链技术的人才培养。

研究朝鲜的区块链技术发展过程,能看到世界多国区块链专家的影子。

在2017年,来自意大利的区块链专家费德里科·滕加教授就对平壤科技大学的老师进行了区块链方面的技术培训。

·2017年11月14日

他详细解释了区块链技术的基础知识,然后为朝鲜的老师们普及了比特币的概念。

而朝鲜的大学生们也一直活跃在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ICPC),侧面证明了朝鲜在区块链人才上的培养。

ICPC的竞赛十分残酷,参赛选手来在110个国家和地区;竞赛学校达到3233所大学,一共5万多名学生。

但就在2016年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金策工业综合大学排名第28名,打败了美国名校斯坦福大学。

而在2019年,朝鲜大学生队凭着过人的实力进入前10名,排名第八。


朝鲜内部除了培养网络编程的人才以外,也十分注重国际之间的区块链经验交流,

就在2018年,朝鲜官方的一则公告轰动了整个世界。

朝鲜将要在2019年4月18号到25号,主办一场“平壤区块链与加密货币峰会”(2019 Pyongyang Blockchain and Cryptocurrency Conference)。

如果你想参加这场区块链讨论会,非常简单,填一份申请表格,每人支付3300欧元的报名费即可参与。

·折合人民币25560元

在为期8天的讨论会中,参加者还会参观朝鲜的一系列著名景点,例如参观朝鲜战争博物馆、平壤外国语大学、朝鲜主体思想塔,零距离了解朝鲜这个神秘的国度。

根据KFA官网上的信息“任何感兴趣的人员都可以参加,除了持有南韩、日本、伊色列的记者人员。”

当有人问道“持有美国护照的人员可以申请参加吗?”

·官方的回答“可以,非常欢迎”

朝鲜官方的确十分欢迎美国的区块链大佬,而且也真的有美国币圈极客报名参加。

2019年底,美国政府在洛杉矶机场扣押并逮捕一位名为Virgil Griffith的“以太坊基金会”的开发工程师。

美国早在2017年就发布了朝鲜旅游禁令。在这位年轻的币圈极客眼中,什么美国禁令都是BULLSHIT。

他还参加了2019年的“平壤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峰会”,并且教授朝鲜人员相关的区块链技术。

Virgil Griffth在推上展示自己的朝鲜VISA。

仔细观察Griffth的VISA,你会发现签发日期为2019年4月17日,刚好符合了平壤区块链峰会的时间节点。

·Griffth被美国政府起诉

参与此次朝鲜的区块链讨论会,除了美国人Virgil Griffth,还有一位来自英国的区块链专家Chris Emms。

而对于具体的参加人数、参加者的身份、国籍,外界也是一无所知。

联合国安理会朝鲜制裁委员会甚至发出警告世界各国想要参与此次大会的人员,“远离朝鲜的加密货币峰会!”

可见朝鲜举办区块链论坛的事儿,一时间在全球闹得沸沸扬扬。

朝鲜举办国际区块链大会已经很匪夷所思了,更匪夷所思的是朝鲜这个国际区块链大会的主办者不是朝鲜人,是一个外国狂人。

区块链讨论会的主办人就是他,一手促成了朝鲜国际比特币峰会。

这位狂人,可能是除了NBA老人罗德曼之外,也可以在朝鲜与人民军谈笑风生的外国人。

出生于生于西班牙的亚历山大(Alejandro Cao deBenósde Les yPérez),是朝鲜外交部的特别代表,他本人也是朝鲜对外文化关系委员会的特别代表,同时又是朝鲜劳动党与人民军的荣誉成员。

亚历山大从小就十分憧憬朝鲜这个大洋彼岸另一端的“红色国度”

·年轻的亚历山大正在学习

据他的讲述,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当时朝鲜的一位名叫李正军的部长,谁也不知道,这次偶然的会面将会改变青年亚历山大的一生。

朝鲜的李正军部长一眼便看中了这个青年,认为他“非常有潜力”成为朝鲜国家建设的一份子。

亚历山大由此开始了踏上朝鲜这个国家的旅程,生活这个世界最神秘的国度。

·亚历山大的人生导师——李正军

虽然是西班牙人,但是在亚历山大内心中,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朝鲜人”。而这个有着IT背景的亚历山大,被西方媒体成为“朝鲜的秘密武器”。

因此,西方媒体推测,亚历山大指导了朝鲜相关的网络技术。早在2000年,亚历山大就帮助朝鲜官方建立了网站“朝鲜友好联合会”(KFA)。

亚历山大对于朝鲜的贡献功不可没,除了IT方面的技术引入,另一个重要的点就是“人脉”

·来自人民军上校的表扬

做为朝鲜外交部的特别代表,主要负责搭建朝鲜与世界的重要“文化桥梁”。

2015年,西班牙导演阿尔瓦罗·朗格利亚通过亚历山大的关系,进入到了朝鲜进行了纪录片的拍摄。

·左为导演阿尔瓦罗·朗格利亚

而此次“平壤比特币峰会”也是亚历山大在国际上牵线搭桥。

因此,朝鲜早就嗅到了加密货币技术和区块链技术将是世界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亚历山大靠着他的人脉,多方面联系到了世界区块链方面的专家。

外界推测,朝鲜大力发展区块链技术的背后,是朝鲜捉襟见肘的资金。

肆虐的新冠疫情导致全球贸易大幅减少,朝鲜为了应对疫情,直接关闭了边境。


·朝鲜进行防疫工作

在疫情与制裁的双重打击下,其必然结果是朝鲜的经济被重创。

2019年8月,联合国专家小组研究表明朝鲜网络专家通过比特币非法获得“估计高达20亿美元”的收益来为其武器计划提供资金。

在我们的印象中,朝鲜,一直是一副欠发达、神秘的景色。

当我们还在调侃朝鲜的智能手机“阿里郎”的时候。

·朝 货 之 光

朝鲜的黑客们已经潜伏于互联网的阴暗角落里,伺机行动。

同样,有人在网路上还认为比特币是一场欺世骗局的时候。

有人曾经在网上预言,2025年比特币会涨到100万美元一枚,并且世界货币系统会被比特币掌控。

到时候你不要忘了,朝鲜手上的比特币。

链上数据详解丨比特币供需进入平衡阶段,新HODLer正持续累积BTC

过去一周,比特币从高点58328美元跌至低点50929美元,与此同时,早期的长期持币者(LTH)大大降低了他们的减仓速度,而交易所持续流出的BTC资金表明,新持币者的累积步伐并未放缓。

本周,我们看到了进入冷存储的BTC成熟的信号,它们现在已积累了有意义的寿命,其中有很多币正在被归类为长期持有币,这些是新一代HODLer出现的最初标志,他们是在2020年和2021年的市场动态中出现的。

新的HODLer正在累积BTC

本周,我们看到了币龄在1个月-6个月之间的BTC数量在持续增长,这意味着在这个牛市中累积的币已经开始成熟。我们认为,一旦币龄超过5-6个月,它们就越来越有可能保持休眠状态,并且一旦币龄超过155天,我们就会将其所有者重新归类为长期持币者(LTH)。当寻找新HODLer的力量时,查看币龄在3个月-6个月的币是非常重要的。

自比特币市场飞速发展以来的一些价格背景:

  1. 6个月前的BTC币价是10800美元(低于上一周期的20000美元峰值);
  2. 3个月前的BTC币价是26600美元(在第一次大回调之前);
  3. 1个月前的BTC币价是47700美元(在第二次大回调的底部位置);

(你能相信6个月前比特币的价格只有10800美元吗!)

下面的HODL Waves图表显示,币龄在1个月-6个月之间的BTC数量已增长至供应量的9.51%以上,并且三个月前开始出现明显的加速趋势。现在,购买价格在10800美元-58800美元的比特币占到了总供应量的25.43%,并且目前并没有放缓的迹象(HODL Waves趋势向上!)

事实上,这些组合HODL waves的整体形状与价格图完全吻合,只是向右移动了1个月。这里传递出的信息是,在整个牛市期间,投资者和交易员在继续买入BTC。

下一张图显示了在这两个币龄段内的BTC数量,1个月-3个月币龄的地址(在橙色区域中累积)增长了83万BTC,而3个月-6个月币龄的地址(在蓝色区域中累积)增长了39.45万BTC。

1个月-6个月的活动供应实时比较表

我们所拥有的最强大的指标之一是非流动供应变化量,它显示了30天的供应量变化(从流动状态转变为非流动状态)。这可能是由于HODLer在不断累积造成的,而且重要的是,币龄会随着它们的增加而逐渐成熟。

这个图表关注的是每月变化,因此我们需要将条形图(变化率)与前30天的价格范围进行比较,以了解HODLer强度在哪些时期是增加的。

我们可以对过去6个月的供需平衡做出以下观察:

  1. 在整个牛市中,参与者始终以每月超过13万BTC的速率累积比特币。
  2. 在BTC币价从12000美元涨到18000美元这段时间,长期持币者减持了一些币(方框#4)
  3. 当BTC价格突破上一个周期的峰值时,大量币成熟了(1个月20.7万BTC),如方框#3中大量绿色线条所示(与方框#4中的价格相关)。
  4. 币的成熟和持有状态一直持续到今天,本周的变化率达到了19.5万BTC/月。


Illiquid Supply Change Live Chart

早期长期持币者(LTH)放慢减仓速度

量化新持币者的累积速度似乎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实际上,早期的长期持币者本周也放慢了减仓速度。

我们所使用的很多链上指标来衡量HODLer强度,随着币变得成熟,这表明它们更有可能被更坚定的持有者持有,而这些人不会被价格波动震出去。

币天销毁(CDD)就是一个很好的衡量指标:

  1. 当长期持币者(LTH)减持时,趋势会更高(大量币天被销毁,例如红色区域)。
  2. 当长期持币者(LTH)处于持有状态时,趋势会降低(少量币天被销毁,例如绿色区域)。

币天销毁(CDD)指标表明,在过去三个月中,早期的长期持币者大大降低了他们的减仓速度。

特别是在本周,币天销毁(CDD)指标已恢复到类似于2020年初牛市基线的水平,这表明早期持币者更倾向于选择持有行为。

CDD Live Chart

我们还可以在二元CDD度量指标中看到这种行为,这个指标可以衡量币天销毁量是大于还是小于长期平均值。在这里,我们应用了7天移动平均线,结果显示过去三个月的趋势确实低于平均水平,这表明长期持币者(LTH)更愿意持有,并减少了减仓量。

提示:将移动平均线应用于二元CDD有助于发现趋势并从指标中滤除噪声。有关详细信息,请查看Glassnode学院中关于该改进指标的说明。

Binary CDD Live Chart

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下活跃度(Liveliness)指标,这是一个衡量链上宏观活动的指标,它将累积的链上活动与协议的累积寿命进行比较。与活跃度有关的最重要观察是主要的趋势方向:

  1. 下降趋势(绿色):累积的币天数多于销毁的币天数,这意味着持有行为占主导地位。
  2. 陡峭上升趋势(红色):被销毁的币天数多于累积的币天数,这意味着早期的持有者正在减仓,但并不急于退出。
  3. 温和上升趋势(橙色):被销毁的币天数多于累积的币天数,这意味着早期的持有者正在减仓,但并不急于退出。
  4. 横向(蓝色);累积的币天数与销毁的币天数相当,表明持有的情况在增加,尤其是相当于之前的上升趋势。

Liveliness Live Chart

自比特币从42000美元首次经历大幅回调,并跌至29000美元后,我们发现长期持币者(LTH)的减仓速度显著放缓了,这与强劲的累积信号一起显示出供需平衡状态,这不同于我们之前所经历的任何牛市周期。

如果说供应数据还不够令人兴奋的话,那么让我们深入探讨下交易所的余额情况。

交易所余额深度分析

随着越来越多的币被累积并转移至长期冷存储钱包中,交易所余额一直在呈下降趋势,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仅在过去12个月中,超过3.27%的BTC流通量就从交易所钱包转移到了第三方钱包中。

其中一些币是由持币者自己保管,另一些则是由专业的托管机构代为保管。

在过去的一年中,只有两家大交易所的BTC余额是增加的,它们分别是币安(Binance)和Gemini,这两家交易所总计增加了27万BTC,其中Gemini交易所的资金流入很大一部分与其机构托管解决方案相关,这进一步增加了长期存储的供应量。

Exchange Balances (Stacked) Live Chart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一年中,其余主流交易所的BTC总流出量超过了61.6万 BTC,仅仅Coinbase和Huobi这两家交易所流出的比特币量大约为40万 BTC,这完全抵消了流入Gemini和币安的正向流入量。

Exchange Balances (Stacked) Live Chart

特别有意思的数据是Coinbase平台的余额,这是美国机构累积比特币的首选场所。下图显示了过去一年Coinbase平台的BTC余额数据。

我们可以看到,在2020年12月,随着BTC价格接近上一个周期的20000美元峰值,并且市场信心开始增强,机构累积BTC的速度明显加快,仅仅12月份Coinbase平台的BTC余额就减少了37400 BTC。

在随后的几个月中,鲸鱼们开启了持续的累积模式,这种余额变化的一致性、频率及大小令人震惊,从链上数据可以看到,今年确实是机构在积极累积比特币的一年。

Exchange Balances (Stacked) Live Chart

观察链上的供需动态是一个有趣的过程,通过组合币天寿命,考虑币龄段和减仓行为以及交易所余额,我们可以为整个网络中的总体币流动建立一个模型。

重要的是要记住,监视交易所流入和流出数据是不够完善的,将所有此类指标视为指示性指标,并在更广泛的宏观趋势和背景下考虑会是关键。

世界首富马斯克囤比特币有什么企图?

本周,币圈最大的热点无疑就是「特斯拉美国官网正式支持比特币付款」。

这个新闻最有意思的点还在于,马斯克说了,特斯拉是来囤币的,用户支付的比特币并不会兑换成法币

而就在不久前,马斯克甚至被爆料持有超过50亿美金的比特币。

马斯克,电动车特斯拉、火箭SpaceX以及研究脑机互联的Neuralink的创始人。

全世界备受关注的跨界企业家。

继乔布斯之后硅谷最有魅力的创新家。

甚至被认为是这个时代的奇迹缔造者之一。

人们总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马斯克早已站在罗马之巅。

多少人押注比特币是为了实现财富自由,而马斯克作为“地球首富”,又为什么如此支持比特币呢?

只为割韭菜?

时间退回到今年的2月8日,一则新闻刷屏了:特斯拉投资总计 15 亿美金的比特币。

然而你知道当时的舆论是什么吗?

“是不是要暴跌,马一龙该砸盘了吧。”

“肯定去年就买了,现在带起热度,找人接盘。”

“怪不得最近马斯克推特喊得这么凶,就是为了割韭菜呗。”

上来就是「狗庄出货,牛市终结」,这逻辑实在莫名其妙。

下面鉴叔就从时间线来捋一捋这个事儿。

首先,马斯克是什么时候喊单的?

1 月 29 日,马斯克将Twitter 签名改为了 #bitcoin,经过几分钟的媒体发酵,比特币瞬间爆发,从 32000 美元最高拉升至 38000 美元。

同日,为了欢迎 Reddit 社区用户从 GME 转战狗狗币,马斯克在推特发布了一张狗狗杂志封面并将其置顶,此举助力了狗狗币冲击历史新高。

2 月 4 日,马斯克在 Twitter 上的发多个帖子明目张胆为狗狗币喊单。

其次,特斯拉又是什么时候买比特币的呢?

答案就在SEC的备案上。

其中写道:

2021年1月份,我们更新了公司的投资政策,可以允许投资另类数字资产。然后随之,我们在比特币上总共投资了15亿美金。

这是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档中显示的,所以不可能作假。

那我们总结一下,特斯拉在一月份买入比特币,成本预计在3-4万美金;马斯克在一月底/二月初“疯狂喊单”。

买完就喊?只为急哄哄出货?玩一个月的短线吗?

如果你认为的马斯克是这么的肤浅,那你大错特错了。

在我看来,马斯克不仅仅是比特币的信仰者,更是中本聪在现实世界的精神投射。

而换一个角度来看,对于特斯拉这样的上市公司来说,买比特币从来不是拍脑袋的事情,需要多方协调统一,需要走董事会、财务、税务、审计等等一系列复杂的流程。

说白了,任何配置比特币的上市公司/机构都是长期投资,是不可能在短期内出货的。

马斯克当然是友军

而对于特斯拉配置比特币,最合理的解释当然为了更多元化的配置,并以此对冲信用货币(美元)未来贬值的风险。

就现阶段来说,上市公司配置其现金储备1%的比特币,是比较合理的。

而特斯拉一上来就是10%,确实是非常激进的做法。

不过这也正说明,马斯克对比特币的理解或许比一般人要更深刻。

追溯马斯克与比特币的早期故事。

  • 最早始于2014年10月,在一场企业峰会上接受采访时,马斯克称比特币是 “好东西”,尽管比特币可能主要用于非法交易。同年11月,马斯克发推特动态称:我已经知道谁是中本聪,它不再是一个疑问。
  • 2017年11月,SpaceX的一位前实习生表示,马斯克可能就是比特币的匿名发明者中本聪。不过,马斯克很快否认了这一说法,并且透露,自己只持有朋友之前转给他的少量BTC。
  • 2018年10月,马斯克在推特上毫不掩饰的问道:想要购买一些比特币吗?
  • 2019年2月在接受采访时,马斯克表示,比特币的结构 “相当精妙”,还说这种加密货币是一种 “比纸币更好的价值转移方式”,认为 “纸币正在消失”。

至于今年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马斯克已经开始一直身体力行地宣传比特币。

2月初,马斯克在 ClubHouse 的讨论组里说过:比特币是好的事物,我是比特币的支持者,我应该在 8 年前就买进比特币,这场盛宴我迟到了。

不过鉴叔想说,马斯克已经在加密圈引领潮流。

这不,先是在推特上发布了一首NFT歌曲,最近两天还研究起了DeFi。今年的两大热点全跟上了。

一个看见、洞悉并加以践行的的人,对币圈来讲,当然是友军。

而作为一个bitcoiner,鉴叔始终认为,富人的入局,才是真正能把比特币做大做强的方式。

富人能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体量,更是影响力,以及更好助推行业向前发展的力量。

和比特币的共同基因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比特币的创世区块中写下: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

2009年1月3日,财长大臣处于第二次援助银行的边缘。

这是英国泰晤士报当天的头条新闻标题,中本聪借此来暗讽中心化的金融系统。

比特币的诞生,带着「新锐反叛,理想主义」的基因,这和马斯克的个人形象就非常契合。

因为“嫌弃”传统学校的教学模式,马斯克直接建了一所私人学校。

废除年级制度,让孩子们混在一起上课;体育音乐外语是不存在的,人工智能、计算机科学反而是必修课,并且这里还有浓厚的商业孵化氛围,鼓励孩子们脑洞大开尝试创业。

因为对于真正电动车的执念,马斯克带领特斯拉进入了汽车行业。

在2002年那个互联网起步的阶段,把未来必会大红大紫的PayPal全部卖掉,ALL IN科技制造业,这是极具风险的决策。特斯拉要做“破坏性创新”,对抗汽车巨擎和石油巨头,还要对抗资本和行业力量不遗余力的攻击。

因为担心地球摧毁,马斯克创办了探索太空的科技公司SpaceX。

遭众人嘲笑,几经资金耗尽,经历三次发射失败。直到2020年5月31日, “猎鹰 1 号”发射成功,马斯克创造了历史,揭开了人类商业载人航天的新时代。

为了防止人类受到人工智能的威胁,马斯克开始挑战脑机互联。

关注人类宏大难题,致力于开发“脑机接口”,相当于在人类大脑内部植入了人工智能,让人类获得半机器人的超级能力。这甚至还引发了人们对数字永生的畅想。

敢于想常人所不敢想,敢于做常人所不敢做。马斯克是当之无愧的实干理想家。

鉴叔总结

罗永浩曾这样评价马斯克:“驱使这样的实业家推动世界进步的,通常不是名利,而是强烈的使命感和充满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梦想和野望,以及在极少数人身上可贵地伴随终生的好奇心。”

这个世界的向前革新,永远依赖于仰望星空者。

而马斯克和中本聪,恰恰都是这样的人。

数据:2020年,以太坊累计手续费首次超过比特币

2020年支付给以太坊(ETH)矿工的累计交易费用几乎是比特币(BTC)的两倍,分别为2.76亿美元和1.46亿美元。

Coinmetrics的数据突显出,在今年下半年,以太坊的费用是如何急剧上升的,这与Compound推出代币激励措施非常吻合。8月12日,以太坊2020年的累计手续费用与比特币持平,自那以后继续高速攀升。

这标志着与过去几年交易手续费的趋势截然不同,在过去几年,比特币的交易手续费通常远超于任何其他网络。2019年,在同样的比较中,比特币的手续费是以太坊的五倍。

Cointelegraph此前报道称,以太坊在6月份首次日交易手续费收入超过比特币。随着交易活动和平均交易费用的增加,以太坊总收入开始飙升。在8月到9月之间,以太坊开始打破之前的记录,并很快让一些参与者无法使用。

罪魁祸首最有可能是去中心化金融和流动性挖矿的繁荣发展,尽管稳定币转移和一些所谓的庞氏骗局也占据了以太坊区块空间的很大一部分。

随着DeFi 狂热冷静下来,目前的情况可能会有所缓和,类似于2018年整个加密市场上发生的情况。

有趣的是,在过去几个月里,在几个交易特别活跃的日子里,以太坊的手续费收入短暂地超过了区块奖励。总体而言,自今年5月以来,以太坊手续费已稳定攀升至总发行量的10%以上,这一数值在以太坊的历史上只有几次达到。

鉴于EIP-1559提议试图引入一种交易费销毁机制,这对ETH持有者来说可能特别有价值。尽管实施的具体细节暗示,在活动旺盛的时期,仍可能存在直接使矿工受益的竞价战,但活跃的交易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降低有效发行率。

对比特币而言,提高交易费用以超过现有区块奖励发行率对其未来至关重要,因为区块奖励最终将会消失。然而,在过去的两年中,加密货币领域开始从以比特币为中心的用例转向稳定币和DeFi。虽然比特币的使用率仍然很高,但失去对其他区块链的主导地位对其长期前景来说可能是灾难性的。

1100万美元“中本聪时代”比特币首次发生转移,沉睡的比特币巨鲸在苏醒

自2010年被开采出来以来,价值超1100万美元的比特币近日首次被转移,这些比特币一直闲置在钱包中。

根据专业加密货币交易员Kirill K在LinkedIn上的标注,这些属于中本聪时代的1,000个比特币(今天价值11,425,000美元)被移至另外一个地址。

这些比特币是在2010年9月开采的,当时比特币诞生还不到两年,每个币价值不到10美分。 当时,这种加密货币实际上不为人所知,而且挖矿成本非常便宜——这些币在2010年的价值加起来都不到100美元。

如果今天出售这些币,这些“中本聪时代”的神秘比特币持有者毫无疑问就像是中了彩票一样。

“中本聪时代”比特币是指当比特币的化名创建者中本聪仍在与加密货币世界交流时开采的比特币。 自2010年以来,再也没有人听说过中本聪的消息,他的身份仍然是个谜。 一些人相信(也许是错误的)相信,任何移动中本聪时代比特币的移动都一定是中本聪有着某种关联。

但是为什么现在有人要移动这个比特币呢? 加密货币公司Ikigai Asset Management量化策略负责人Hans Hauge在LinkedIn上写道,“这些老矿工必须谨慎行事,以免吓倒市场。”

但他补充说,如今每天有数十亿比特币在钱包中转移,价值1100万美元比特币并不能真正“左右市场向任何方向推进”。

值得注意是,这是本月以来,第二次出现中本聪时代比特币转移。10月3日,有人将50个中本聪时代的比特币(价值527,120美元)转移到了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的热钱包中。这50个比特币是在2010年5月开采的,当时比特币已有一年半的历史了。 从那以后,所有者一直持有这些币,并一直等到现在将它们转移到加密货币交易所。 Telegram机器人BTCparser跟踪了这笔比特币交易。

再往前推移,上一次有人转移中本聪时代的比特币币并引起轰动是在5月,当时有人转移了50个在2009年2月开采比特币,这些钱大部分流向了Binance和Coinbase。那次转移当时在市场造成了轰动,因为这些币被开采的时间更早,是在2009年,中本聪还在活跃之际,因此5月份的那次转移被很多人猜测是中本聪本人,但之后的分析否认了这个观点。

根据Whale Alert链上分析数据显示,比特币匿名创造者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预计总共开采约1125150 BTC。研究人员发现,中本聪持续使用相同的矿机进行开采,直到至少2010年5月。